捆绑者吧-喜欢你就捆绑着吧!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紧缚调教-女体玩具俱乐部 [全集]

2011-11-21 00:29| 发布者: admin| 查看: 56111| 评论: 0

第一章门

这是一个在圈内很出名的SM俱乐部,我就是俱乐部的老板娘向井一奈,你一进入我的俱乐部一般都能马上发现我。我总是喜欢把自己“安装”在显眼的地方,让客人一来就能够看到我——比如把我安在装在玄关入口的推门上,说是一扇门,其实是一张橡胶抽气床。我在每天俱乐部开张之前穿上全包的Latex紧身衣、束腰、震动棒(当然是两根!),紧身衣在奶头和大腿内侧都有电极,在我躺进橡胶抽气床的同时,这些电极和震动棒也都插进了插座。随着空气被抽走,我已经被橡胶床紧紧地夹在中间,只能稍稍扭动一下躯体,然后我和床就被竖起来一起被装在玄关入口。

进门的每个客人都要从这里经过,他们会捏着我的36D的MM把门推开,因为我就是门的一部分,而且只要门一动,电源就回启动,插进我体内的震动棒以及紧身衣里的电极就立刻开始工作。由于我穿着全包的紧身衣,所以看不见东西;衣服和橡胶的阻隔以及抽气机的噪音使我根本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有人来推动这扇“门”。所以全部的刺激都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突然启动,而我只能 在黑暗中等待。我通常都会因为这样突然的刺激而被弄的大叫(因为这样,我没有使用呼吸抑制装置,虽然我喜欢它,可是用了这个就不能随心所欲地大叫了,我知道那些客人们很喜欢在一进门的时候,就听见我叫春)。门被做成了能来回摆动的活页的样子,只要门不停下来,电流就不会停下来,所以,晚上营业高峰期间,我的叫春声基本从来都不会停止的。更可恶的是有些客人会带着自己的宠物(多数是调教好的人形女犬)一起来我的俱乐部,有时他们会把宠物拴在玄关,而没有带进俱乐部,于是那些无聊的宠物们就会以玩我这个老板娘来消磨时间,我总是被这些低等的奴隶们推过来踢过去,让我一直被强烈的震动和巨大的电流刺激着,整个玄关里面充斥着我的浪叫,直至变成惨叫,那些宠物们会把我玩到体力不支昏厥过去,才会去通知俱乐部的服务员,要求把门口的玩具换一下。当我从橡胶床里面被取出来后,我店里的其她女服务员就被安装了进去,直到她们变成同我一样的下常

第二章投币游戏机我另一个经常呆的地方就是在玄关的尽头,俱乐部的迎宾台设在那里,因为我们俱乐部实行严格的会员制,没有会员卡是不能进入的(当然在玄关入口免费 玩我这个老板娘除外,555……)。迎宾台上有一部识别视网膜信息的机器,只有通过检测,确认为会员,迎宾小姐才会带你进入俱乐部内部。迎宾小姐都是我亲自挑选的美女,统一的兔女郎装,穿着束腰的她们看起来三围恰到好处,该大的大,该小的校只不过上衣是长袖连手套样式的,以便在客人们用器械或者绳子捆绑她们的时候保护手和手臂。一般她们都戴着单手套,单手套下端被扣在贞Cao带的D型环上,不能自由活动。贞Cao带里面当然少不了遥控震动棒和肛门塞,特制的连裤袜带着网眼花纹,在灯光下又闪着粼粼肉光,走起路来会发出摩擦的声音。12厘米的高跟鞋在脚踝的地方上了锁,锁头之间还连着一根只有20厘米长的精钢细锁链,没有在总台拿到钥匙是打不开的。皮制的颈套上挂着四个D型环,使她们的脖子无法自如的转动。大红色的马具式口塞,直径5厘米,女孩子嘴都比较小,没有手帮忙的话,就算打开了扣在脑后的搭扣,光用舌头也是顶不出口塞来的,口塞外面还有一个金属环,以便把她们固定在各种需要的位置。

在迎宾台的后面,有一根不锈钢管串着一串被紧缚的迎宾小姐(穿在她们口塞上的金属环),每当确认会员来到,系统会按来宾的多少自动分配一个或数个 迎宾小姐从钢管上摘下来,让她们带领客人进入俱乐部,并按客人的要求引导他们到适合他们口味的房间或大厅。

而我呢,在常常被安装在迎宾台的对面或者旁边,通常我会穿上各种样式的紧身衣或者丝袜以及长靴,把小腿折到大腿根部用宽带子绑牢,双手在背后戴着单手套,然后下身再被插到一个像大的烛台一样的台子上,这台子上有一长一短两根棒子竖着,短的当然就是插在我的下体的,有5厘米粗啊,每次下班的时候我被别人拔下来的时候,我都会后悔,为什么当初要选这么粗的型号。长的一根让人可以用束带把我全身紧紧地固定在这个台子上面,在长的棒子的顶端,有一个玻璃缸,放下的时候,正好可以盖住我的头,可以清楚的看到浓妆艳抹的我。而我在被安装在这个台子上之后,就被戴上了一个中空的用橡胶环做的口塞,橡胶环内部有钢丝,让我的嘴还能够略微改变口腔的大小,但是说话还是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台子的底座上有两个投币的孔,可以向里面投10日元的硬币,如果投左边一个孔的话,我头上盖着的玻璃缸就会向后掀起,投币的人就可以任意地用我的嘴为他服务,而且投币一次可以使用30分钟,要知道,在我的俱乐 部里面,每小时最低消费是10万日元,而我被设定成每口交半小时收费10日元,而且在半小时内人数不限,这样的设置总是让我感到我这个每个月赚几百万日元的老板娘才是店里最贱的女人,才有资格做这里的老板娘。 而在我右边的一个孔,也可以向里面投10日元的硬币,投进去之后台子上一长一短两根棒子就会在马达的驱动下前后摆动,插在我小身的棒子也会在摆动的同时上下抽插。硬币投得越多,频率就越快,有次一个从青森来的客人一下子在两边的孔里各投了1000日元,真无法想像他哪里来的那么多硬币,100个啊!而原来的设计设定是投加的余额不被用完的话,加在我身上束缚是不能解开的,而当我在上面像拨浪鼓一样摆动了六个多小之后俱乐部的工作人员才发现按设定我还要继续摆动九十多个小时才能停下来,她们用了各种工具都没能使机器停下来,而电源又是内置的,不得已只好把已经满脸精液的我抬出俱乐部,必需把我和机器一起运到制造这台机器的“京都特别机械制造所”,找制造者佐佐木教授,他应该会有办法把我解救了下来。

第三章住所和大地震说了这么多,还没有介绍我的来历呢,我出生在东京,父母在年轻时都是A V明星,母亲一直到将近六十岁还在拍摄熟女系列的片子,父亲后来改行做了导演,但是不久死于意外。母亲改嫁后,十五岁的我不愿跟着去一个六十多岁老头子的家,就离家出走来到了大阪,那时候我什么都干过,没钱的时候靠做援交过一天算一天。直到有天在街上一个亚热(观众们都听说过的吧)的星探发现了我,我从此开始了拍摄AV的生涯,在这期间,我发现做SM产业大有利润可赚,而且我也很喜欢被人虐待的感觉,觉得做妓女的感觉真的好爽啊!越贱就越有快感!

12345下一页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